桃園市政府首席顧問/台灣教育改革促進協會理事長   黃適卓

一九九九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理事長梅爾在藝術教育宣言中,強調美感教育可以促進文化的多元性,對兒童身心、情緒、人格發展極為重要,藝術教育的目的,不在於讓學生成為藝術家,而是在開啟他們的創造力。

同年,台灣發生了「九二一」大地震,震出民眾對校園建築品質的重視,也為許多災區學校帶來重建的契機,透過政府與民間合作,災區學校紛紛以嶄新的藝術面貌重現,一股「新校園運動」風潮順勢而起。

校園藝術不同於二度空間的繪畫,或三度空間的雕塑和建築,它還具有教育性,透過建築與景觀,與當地人文、生態與社區融合,在溫馨的環境中奠定學生智、德、體、群、美「五育兼修」的基石。

一九七○年代美國林肯表演藝術中心提出的「教學藝術家」概念,發起了「藝術家駐校」,亦即各類型藝術家或藝術團體,在一段特定期間內進駐學校參與創作、教學活動,帶動了全球性的藝術教育新趨勢。

為了鼓勵藝術家創作、美化都市建築與提升民眾生活品味,《文化藝術獎助條例》規定學校進行重建、改建時,必須提撥建築物造價百分之一的經費,用以設置校園藝術品,讓公共藝術品乃成校園重要景觀,然而現實上教育制度中美術教育的配置比重太輕,又不受學校與家長重視,因此,除了引進公共藝術作品,更重要的是美學教育的深耕,透過藝術家進駐校園,孕育出更從容率性的藝術人文涵養,應是一個可行的教育策略與途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