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國立武陵高中校長  林繼生

         英國詩人勃朗寧說:「藝術應當擔負起哺育思想的責任。」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則說:「藝術的目的不是要去表現事物的外貌,而是要去表現事物的內在意義。」因為藝文活動最能顯示人的真正感情,內心生活的奧秘和熱情的世界。  

         我認為不管藝術或文化都應該讓人民有感,直接成為大家的血肉,成為生活的一部份,所以衡量一個城市的偉大不在她有多少政治人物或多少雄偉的建築,更不是商業如何蓬勃發展,經濟如何起飛,而在於其藝文教育是否深化,其藝文活動是否普及廣博與精緻提昇兼顧,換言之,藝文能否成為大眾生活的一部分,民眾的視聽言行坐臥行止能否因此變得自然自在而有「氣質」,那才是衡量一個城市是否偉大,城市人民是否值得尊敬,執政是否有效的指標。

         所謂「人是臺灣最美麗的風景」,這「美麗」除了熱情之外,就是來自豐厚的藝文素養所蘊藉而出的一種「溫柔敦厚」、「優雅自在」、「隨喜含笑」的「美」的氣質。所以當轉角都可以撞見「藝文」,轉角都可以撞見「美」與「感動」,這才是一個「偉大」的都會。

         藝文的推動官民都有責任。責任最大的當然是政府機關,因為她有專人及專用經費與公權力,必須發揮「風行草偃」的「移風易俗」作用。其次是附屬於政府機關的文化(教)基金會,第三才是民間的力量,如各單項藝文協(學)會或藝文(文教)基金會。

         「桃園市藝術人文發展協會」基本上屬於第三者,除了是民間的「單位」外,她以「藝文情,公益心」為核心價值,結合「藝文」與「公益」,不純粹只是辦理藝文活動或推動藝文教育,她的任何發想與實踐都幾乎與「公益」結合,還有,活動內容包含語文、美術、音樂、舞蹈、書法五大領域,不只「獨善其身」,還常常與其他機關或社團合作,共同辦理藝文教育或活動,這些都和其它單項藝文社團不同,也是她甫成立一年,就能獲得很大共鳴與迴響的原因之一。

          我常說「桃園市藝術人文發展協會」的成立是「傻傻」的具有「小小兵」願意為理想「冒險犯難」性格的詹美華理事長在「半夢半清醒」狀況下成立的。當然如果只有她一個「傻瓜」也就算了,偏偏她很有魅力,「吸引」或「號召」一些一樣具有慈悲喜捨的「傻瓜」共同努力,才能讓這個協會從顛簸步上正軌,繼續推動藝文深耕教育而有一些「成績」,--協會的人真的是快樂、慈悲的「傻瓜」。在此向大家一鞠躬。

         不過協會要永續發展,光靠一些人的熱情與魅力是不夠的,未來必須定位更明確,與其他單項藝文協會或政府單位分工合作,集中人力與資源做該做與可以做的事,同時必須邀集更多「同好」,做好人員培訓,讓參與者特別是核心幹部也具有藝文概念、教育認知與推動公益活動、服務奉獻的精神,如此協會才能精實壯大,為桃園的藝文教育(活動)盡一份有效的棉薄之力。